个人客户博客关于男性不育和精子捐献的个人故事
不孕不育与辅助生育

关于男性不育和精子捐献的个人故事

By Cryos | 11/22/2021
不育夫妇手牵手,通过男性不育互相支持

2013 年,JR Silver 和他的妻子开始了他们的生育之旅。第二年,他们发现 JR 患有不育症。在本篇博文中,JR 分享了他关于不育症和精子捐献,以及这如何导向他和他的妻子书写一本儿童书籍的个人故事。

JR Silver 是创作配有插图的儿童书《Sharing Seeds》(“分享生命的种子”,一个为妈妈、爸爸和孩子而编写的捐献者精子故事)的英国作家。JR 在和妻子与不育症进行斗争之后写下了《Sharing Seeds》一书,最终在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拥有了两个孩子。我们请 JR Silver 为我们讲述他和他妻子的生育故事,以及《Sharing Seeds》一书的创作过程。

 “我和妻子于 2012 年 10 月结婚,并在 2013 年开启了我们的备孕之旅:之后不久我和我的姐姐均在 BRCA1 癌症基因测试中显示为阳性,几个月前我们还发现我存在严重的潜在生育问题 - 这种情况的几率有多大?!”

遗传疾病 BRCA1

“对于那些不了解的人来说,BRCA1 基因在过去很少被公开提及,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关于女性遗传乳腺癌和/或卵巢癌的风险显著增加的耻辱感。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能够得到更好的共享、医学非常先进的时代,并可借助最优秀的医生来治疗癌症。另外,Angelina Jolie 等名人借助其名流身份也增强了人们对 BRCA1 等遗传疾病的了解。

2013 年 3 月,我的姐姐被诊断患有极具侵略性的三阴性乳腺癌。很遗憾,尽管得到了最佳治疗,她仍未能坚持到 2013 年底。然而,我对姐姐的记忆永存,因为她留下了一位非常坚强的丈夫和两个珍爱的小女儿,他们一直是她的骄傲。”

被诊断为不育症 

在我姐姐预后不佳的刺激下,我和妻子作为潜在的 PGD(植入前基因诊断)患者于 2013 年底首次前往伦敦市中心的一家生育诊所,研究如何用我的精子和我妻子的卵子制造不含 BRCA1 基因的胚胎。然后我们选择不采取任何干预,只是继续(主要是!)享受尝试自然怀孕的过程。然而,8 个月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 2014 年的复活节,我的妻子仍然未能成功怀孕。我和妻子都进行了生育能力测试,几周之后,我们震惊地获悉我已被诊断为患有不育症。”

Verena 和 Enrico 也被诊断为男性不育症,阅读关于其如何应对诊断结果并借助精子捐献者怀孕的故事。

睾丸素注射和以核桃为主的饮食

“在接下来的 12 个月里,我每天接受两次睾丸素注射,进食大量的健康饮食(以核桃为主的饮食!),之后我接受了睾丸手术,绝望地试图获取健康的精子:第一次手术以失败告终,但第二次手术计划在 2015 年 6 月进行,与此同时,我妻子进行了第一次胚胎采集,更多的是希望而不是期望我的精子可以被提取出来,用于胚胎受精。

通过某种方式获取了 9 个英勇的精子,这些精子继续战斗,与我妻子最好的 9 个卵子配对,其中 6 个结合形成了微小的胚胎:看来我妻子的卵子和我的种子还是相容的。其中两个胚胎坚持到了囊胚阶段,适合植入我妻子的子宫内。”

妊娠试验无阳性

“几周之后,我们进行了未来多次妊娠试验中的第一次试验,我们等待了三分钟,这是许多夫妇都不得不忍受的漫长的三分钟。遗憾的是,180 秒过后没有第二条黑线,也没有任何快乐的笑脸。然而,虽然这最后的挫折令人难以接受,但这却是我内心一直担心的事,我的内心不再坚不可摧,尤其是在我和妻子努力尝试自然怀孕之后。”

对每天能够正常苏醒心怀感恩之情

“所以也许这种不祥的预感早就开始让我做好了应对这种结果的准备,然而我也非常幸运,身边有亲密的家人、朋友和心理咨询人员。并且,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从最近失去挚爱的姐姐这一经历中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非常感激自己能在每个新的日子里正常苏醒。当然,无法使用我自己的精子带来的巨大的好处,那就是消除了可怕的 BRCA 1 基因。”

 妈妈、爸爸和他们的捐赠者怀上了坐在沙发上的孩子

捐献者精子的世界

“在这些积极想法的激励下,我们开始探索捐献者精子的有趣世界。这并非我们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但只有在我们知道我的处境已经无法挽回时,我们才准备完全接受它。在我们做出选择之前,我们选择(在我的坚持下!)查看潜在捐献者的照片,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机会!自始至终都非常有趣。”

没有耻辱,羞愧或秘密

“另一个难题是选择 ID 可释放捐献者还是非 ID 可释放的精子捐献者:对于我们有幸拥有的孩子来说,开诚布公非常重要:特别是,我们很幸运地生活在一个基本上可以接受个体差异的时代,对于使用捐献者精子的我们而言,我们不希望这带来任何耻辱或羞愧。 
  
因此,我们实际上已融入了现代精神,即父母应当从小就告诉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其特殊的出身,而非将其作为一个可耻的秘密加以隐瞒。所以我们欣然接受了非匿名选项,尽管我理解其他准父母可能不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两次流产

“您可能认为我的故事已经要结束了,现在我们已重新振作起来,选择了我们的精子捐献者,并在精神上做好了继续努力的准备。然而,就像经常发生的那样,每次一扇生育婴儿的门似乎刚要打开,就会有人当着我们的面将它狠狠地关上:第二年我们遭遇了一连串的更多挫折;2015 年秋季,我的妻子借助我们所选的精子捐献者通过 IUI 辅助生育(宫腔内人工授精)初次受孕成功,结果却是那个孩子(一个女孩)在 8 周时由于流产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们在年末的时候再次尝试了 IUI 辅助生育,这次仍然未能成功。鉴于我妻子的年龄已不占优势(她近 37 岁),我们决定勇敢地回到那个复杂而消耗体力的 IVF 世界。因为,尽管 IUI 对我们来说有 50% 的成功率,然而我们被告知采用这种方式更容易流产,而 IVF 则允许我们在我妻子的下一个辅助生育治疗周期冷冻一些胚胎。

于是,我们辗转于伦敦市中心,我挚爱的妻子承受了无数次孤独的列车行程,就医的漫长等待,更多的指指点点,痛苦与折磨,当然还有大量的注射。我的妻子非常坚强,尤其是在注射的时候,然而,尽管在我的辅助生育治疗失败后,她一直默默忍受着治疗的煎熬,但上天真的想考验她的极限。继 2015 年的 IUI 辅助生育流产之后,IVF 辅助生育取得了成功,然而紧接着在 2016 年春季发生了一次痛苦的宫外孕,我们原本可以拥有的第二个孩子在我妻子狭窄的输卵管里着床,在几周大的时候又从我们身边被夺走了。我的妻子与命运不懈抗争,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 IVF 周期之后,她终于在 2016 年底再次怀孕。这一次,上帝终于向我们微笑了。”

两个孩子通过相同的精子捐献者出生

“时隔 5 年,现在我们的生活是一幅真正幸福的画面:我们拥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是通过同一个精子捐献者出生的,我们同样爱着他们,每一天他们都为我们带来了很多欢乐。所以,为此我们的确必须牺牲时间和金钱,身体和灵魂,然而这是非常值得的。我也意识到,不是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正如我个人的生育问题无法直接解决,我也失去了姐姐。” 

Sharing Seeds - 本关于捐精的儿童读物

《Sharing Seeds》- 关于辅助生育的儿童书

“自去年夏天实施封锁以来,终于迎来了黄金时刻:在为我们的大孩子寻找合适的阅读资料时,我决定自己写一本书,然后与一名插图画家合作出版这本书。如今我已自费出版了《Sharing Seeds》:全书约 500 字,包含 21 副彩色图片。我真诚地相信这个故事对于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无论是通过辅助生育还是其他方式出生)来说都是一次有趣丰富的阅读体验。我打算以“Sharing Seeds”为主题出版一系列儿童读物,因为有许多不同的生育故事有待讲述,希望能帮助其他人找到自己的生育方式,在这个不断发展的世界中被广泛接受。”

非常感谢 JR Silver 分享了他和妻子生育之旅的个人故事。您可以在此找到《Sharing Seeds》一书,或在此访问与该书相关联的 Instagram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