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客户博客一名通过捐献者生儿育女的父亲:我很幸运能成为一名父亲
通过捐献者助力生儿育女成为父母的人, 不孕不育与辅助生育

一名通过捐献者生儿育女的父亲:我很幸运能成为一名父亲

发布 Cryos | 11/3/2020
Johan 是一名在捐献者帮助下降生的孩子的父亲

来自荷兰的 Miranda 和 Johan 是小 Vidar 的父母。除了 Vidar 是在精子捐献者的一点帮助下来到世界上的,这个家庭看起来非常普通。在这里,您可以了解 Johan 成为一名父亲的历程。  

“我的家族有遗传性癌症病史,因此在我 18 岁那年,我去做了一次基因检查。我发现自己没有癌症的基因,但不幸的是,我有其他的基因“错误”,并可能因此而导致生育问题。我 24 岁那年,在一次风筝冲浪时发生了事故,并因此损坏了我的输精管。经过精子分析后,分析报告表明我的精子质量明显很差。”  
 
由于基因测试结果和风筝冲浪事故,Johan 接受了自己可能永远不会有孩子的事实。然而,当 Johan 遇到他的女朋友 Miranda 时,事情发生了变化。 
 
“我的女友个性非常独立,在我们认识之前,她一直在研究是否能在没有伴侣的情况下生下一个孩子。她是手球高手,在我之前,她一直没遇到她的真命天子。当我遇到她时,她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生孩子的计划,而且她不想改变这一计划。所以她让我参与了这个过程。”    

关于项目婴儿的两种看法  

Johan 和 Miranda 怀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参与这个项目:Johan 要孩子的愿望并不强烈,但 Miranda 却非常想要孩子,并对辅助生育是否有效很关心。   
 
“我那时对要孩子从来都没有过强烈的愿望。我喜欢做自己的事,不喜欢计划何时去做事。开始接受辅助生育时,我有很多顾虑,我以为自由就这样离我远去了。当我们同意辅助生育时,我有很多疑虑,比如我会不会喜欢这个孩子,我能不能做个好爸爸等等。”   

辅助生育和选择捐献者  

在荷兰的生育诊所,Johan 和 Miranda 在整个过程中得到了专家的帮助 -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涉及到很多情感问题。当到了选择精子捐献者的时候,有一件事对夫妻二人很重要:阅读捐献者档案后是否会对捐献者产生良好的印象。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捐献者资料是否会给我们留下好的印象,以及他想成为捐献者的原因。我们这位捐献者手写了一封我们可以用来参考的信,而且别人他的情商报告也不错。我们寻找与我们个性和特征相似的捐献者,身材高大、友善、健康且非常爱运动。”  
 
在此过程中,Johan 变得越来越积极热情。在 Vidar 出生前很久,Miranda 和 Johan 便做好了迎接宝宝成为其家庭一员的所有准备。   

作为通过捐献者助力孕育子女的父母

作为通过捐献者生儿育女的父母:

  Johan 和 Miranda 现在已如愿成为小 Vidar 的父母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人父,现在我很高兴 Vidar 能来到我们这个家,并使我变成了一位骄傲的父亲。我可以把我从我父亲那里学到的东西都教给他! 我非常期待和这个小家伙一起成长。”  
 
Johan 非常清楚自己很幸运能够成为人父。为了 Vidar,Johan 第一次要规划人生,但是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在成为父亲之前,有好些事情是 Johan想早知道就更好了 ,这也许可以消除他的早先的一些忧虑。   
 
“早知道会这么有趣和特别就好了。我的生活改变了,但自由却没有改变。我现在可以把我一生中最疯狂和酷炫的本领教给我的儿子。”  

关于基因  

当 Johan 被问及如何看待儿子没有他的基因时,Johan 给出了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 Vidar 没有我的基因。生一个有我基因的孩子的可能性并不大,作为一名专业医务人员,我清楚地认识到,最好的方法是在捐献者的帮助下来拥有一个孩子。如果 Vidar 有我的基因,他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遗传问题,其孩子得病的风险会更大。”   
 
没有基因关系并没有影响 Johan 与他儿子的关系。Johan 坚信 Vidar 无论如何都会和他很像,比如在个性方面。  

一位父亲和他通过捐献者助力孕育的儿子

“经常会有人说 Vidar 长得很像我。这真的很奇怪 - 他是金色直发,而我是棕色卷发。但是,他确实有一些特征和我一样。我们的面部表情一模一样,开“玩笑”的方式也如出一辙。Vidar 能感受到周围人的氛围 - 我也能。”    

在未来某天与捐献者相会  

Johan 和他的妻子想完全对他们的儿子坦白,因此,他们已经向 Vidar 提到过他是在捐献者的帮助下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经常和他讲荷兰的一句口头语:Je bent niet van mijn zaadje,maar wel mijn maatje!(就算你不是我的血脉,我们也是板上钉钉的一家人)”  
Johan 和 Miranda 向儿子解释,捐献者是一个善良的人,他捐出自己的精子是为了让其他人能拥有健康的孩子。   
 
Johan 和 Miranda 实际上希望 Vidar 有朝一日会想要联系这位捐献者。   
 
“如果他将来不与捐献者联系,我们其实会有些失望。如果他有疑问或想拜访捐献者,我们将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他。我们也有点好奇!”    

有儿子的感觉仿佛是自己会了魔法  

在生儿子之前,Johan 担心自己将无法面对儿子没有其基因的事实。但是,当他第一次看到他儿子时,这种恐惧立刻消除了。   
 
“在看到 Vidar 的第一刻,他就是我的儿子,我很爱他。我们仍是活在现实世界里的普通人,但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奇迹。”  
 
谈到儿子的未来, Johan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点顾虑 – 可能与其他为儿子的成长过程发愁的家长相似;他会不会是个小破坏王?会不会搞得自己遍体鳞伤?甚至可能招来一次警官的上门问话?  
 
“在我看来,父亲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你伤心了,想讨论点什么或只是玩玩,都可以来找他。我想教给他正确的东西,让他成为一个善良的好人。他应该知道,我一直都会陪伴在他身边。”   
 
对于那些正考虑凭借捐献者的帮助拥有孩子的其他夫妇,Johan 说:  
“我不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感觉,但我的经验是,这种感觉就像自己会魔法一样。”  
  
非常感谢 Johan 和 Miranda 分享他们成为小 Vidar 父母的历程。   
 
如果您正在考虑使用捐献者来实现生儿育女的梦想,欢迎您与Cryos 的客户关爱咨询服务部进行免费电话预约,了解更多方案。我们随时可以为您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