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客户博客在捐献者助力下诞生的孩子 Emma: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被渴望降生的孩子
通过捐献者助力孕育的子女

在捐献者助力下诞生的孩子 Emma: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被渴望降生的孩子

发布 Cryos | 5/2/2019
Emma 的降生借助了捐献者,但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最被渴望降生的孩子

22 岁的 Emma 来自丹麦,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通过使用捐献者而降生的。在这次采访中,Emma 作为一个在捐献者帮助下降生的孩子,分享了她对成长的看法。她还告诉我们,为什么她对自己的捐献者是一名非 ID 可释放的精子捐献者感到很高兴,并向此类孩子的父母分享了自己的建议。

作为一个通过使用捐献者而降生的孩子, 你的成长感觉如何?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这件事在我们家庭中始终非常开诚布公。 
 
在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父母就把我“如何”和“为什么”需要精子捐献者的帮助才能出生的故事编成了一本儿童读物。这是一本有教育意义的私人书籍,里面有亲朋好友画的画和照片。我们在睡觉前就会读这本书,后来我就慢慢读懂了,而具体是哪一天读懂的,我早就忘记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被渴望降生的孩子。当然,我也有过不顺心的时候,我想要我不是因此降生的,然而这样不快的心情从来持续不到一天。  
 
我有时也会想到我的精子捐献者。不过通常都是因为一些小事,例如我发现自己有乳糖不耐症。

在捐献者帮助下诞生的孩子 Emma

你是否希望父母用其他方式去处理这件事? 

当然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的父母对他们的很多决定都会思前想后,尤其是当我听到不愉快的故事时。我知道他们已经尽力了,结果对我来说也很完美。  

你如何看待捐献者匿名这件事?  

当我还是胎儿的时候,匿名(成为非 ID 可释放的精子捐献者)是唯一的选择,因此这不算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对于我和我的家人来说,匿名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实际上,更多的是一种解脱。这排除了很多问题、疑惑和干扰项,也让事情变得更简单。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在捐献者帮助下诞生的孩子,但是我从来不希望认识捐献者或其他同样由这位捐献者帮助诞生的孩子。我很感激他,感激他选择成为一名捐献者,但我不希望他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而且我希望他也有同样的感觉。祝他一生平安幸福吧!   

你对其他通过捐献者成为父母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我建议他们尽快以温和冷静的方式说出真相。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将这件事与一些负面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孩子们很容易受到父母情绪的影响,因此考虑好你想告诉他们什么,以及怎么告诉他们便更加重要。我认为,如果父母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非常紧张和不安,孩子就会受这种氛围的影响并产生怀疑。  
 
像我父母编的书,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好很安全的选择。这样一来,孩子会听很多遍同样的故事,理解的内容越来越多,有问题时也能及时提出来。父母将永远不会面临“如何说,何时说?”的困境,也不会影响到他们与孩子的关系。  
对我来说,我在捐献者的帮助下降生这件事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心里我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  

你还有要补充的内容吗? 

我遇到过一些人,他们不确定将通过使用捐献者助力生儿育女是否合乎道德。大可不必这么想!到目前为止,我的生活非常美好。统计数据表明,我们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  
 
对于通过捐献者孕育的未来,能够有一个开放的环境是我的一项期待。我真的希望大家对此越来越有信心,也希望我们能保持开放的心态去接纳各种观点。我希望我的故事能消除偏见,在此我们不是都在讲悲伤的故事。  
 
/爱你的 Emma Grønbæk 
  
如果您喜欢这段对 Emma 的采访,则也可能会喜欢以下博文,我们在其中针对如何与您的孩子谈论通过捐献者孕育给您提出了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