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客户博客多亏了精子捐献者,Toyah 和她的丈夫才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
通过捐献者助力生儿育女成为父母的人, 不孕不育与辅助生育

多亏了精子捐献者,Toyah 和她的丈夫才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

发布 Cryos | 12/4/2019
Toyah 和她的丈夫,以及在精子捐献者帮助下生下来的两个男孩

 生活有时并不会循规蹈矩。Toyah 和 Ricardo 这对荷兰夫妻刚准备生孩子,就在一次精子检查中发现 Ricardo 的精子有问题。在这次访谈中,Toyah 讲述了当她和丈夫意识到必须凭借精子捐献者的帮助时的感受,并介绍了其如何选择捐献者,以及计划如何告知孩子这件事情。

您是怎么发现自己需要精子捐献者的? 

“我们是通过在家自测精子发现的。当我们备孕三个月时,我决定去买测试纸,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并且我们可以没什么压力地连续测试。然而,检测结果是阴性的,这意味着精子细胞太少了。我老公就去找医生,后来又做了两次精子检测。两次检测的精子计数均为 0。 
 
经过几个月的检查和手术,医生告诉我们 Ricardo 患有 Y 染色体缺失症。这基本上意味着他是 100% 健康的,但却不能产生精子细胞。医生后来又告知我们,我们需要精子捐献者才能生孩子。”  

当您意识到必须使用捐献者的精子时有何感想? 

“走到这一步是一个很长的旅程,我们那时已经接受了这种方法。我们很高兴知道我们仍然能为人父母,只不过需要一位捐献者和一点帮助。在这段旅程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永远不可能有孩子,这种感觉有时还在困扰着我。这非常痛苦,我很庆幸能够通过 Cryos 最终实现我们的梦想。”  

您是否考虑过其他要孩子的方法? 

“对我们而言,唯一剩下的方法就是收养,那真的是我们最后的选择了。然而,我们仍然想借助捐献者搏一下,因为这样孩子多少与我们仍然有生物学上的关系。”  

您如何选择精子捐献者? 

“我们选择了一个与 Ricardo 有着相似兴趣和外貌的精子捐献者。这位捐献者的运动能力很强,爱好、眼睛和头发颜色都和我丈夫相同。只有身高与 Ricardo 不一样。”  

辅助生育是怎样一个过程? 

“在精子捐献者介入前,Ricardo 接受了两次 TESE(睾丸取精)手术,我们还做了两次 ICSI(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第二代试管),但都以失败告终。之后,我们用捐献者精子和激素刺激做了 IUI(宫腔内人工授精)。我每天都打一次针,直到卵泡足够大。我在七次 IUI 后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儿子。我们后来做了三次 IUI 有了第二个儿子,之后又做了七次 IUI 才有了第三个儿子。” 

您是否一直对得到过精子捐献者的帮助持开放态度? 

“我们一直对自己的这段经历持开放态度,因为我们不想向孩子们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情。捐献者帮助了我们并给予我们最伟大的礼物——小生命们,我们希望与我们的孩子和其他所有人分享这段故事。” 
 
我们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怀孕了,大家都为我们感到非常高兴。由于孩子们长得太像 Ricardo 了,我们的家人和朋友有时候会忘记他们是在捐献者的帮助下怀上的。”  

Ricardo 作为父亲与孩子们的关系如何? 

“Ricardo 与孩子们的关系非常牢固。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付出了太多的代价才有了这些孩子,我们非常高兴他们能走进我们的生活。Ricardo 就是他们父亲,因为他从孩子们出生起就一直没有离开,一直守护着他们。他们的性格可能不太像他,但行为举止一模一样。DNA 只是生命的一部分。”  

您将如何告诉孩子们,他们是在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经常跟他们讲,但他们还不懂。等他们长大懂事了,我会向他们解释捐献者是如何把这份珍贵的礼物送给我们的,并给他们看有关辅助生育和 Cryos 液氮罐的照片。”  

您对正在考虑通过通过使用捐献者生儿育女的夫妻有什么建议吗? 

“多花点时间找到合适的捐献者,并确保对所选的捐献者感到 100% 满意。 
 
另外,我建议他们一次性购买大量载杆。捐献者可能会停止捐献,这可能给您带来许多不必要的压力。我们做了 17 次尝试才得到这三个可爱的男孩,我们还剩下一个载杆,将来如果我们选择再生一个孩子的话可以用来做 IVF。” 

如果遇见精子捐献者,您会对他说什么? 

“感谢你送给我们这份礼物。我们每天都对此深怀感激。” 
 
Toyah 和 Ricardo 
 
非常感谢 Toyah 和 Ricardo 分享了他们的故事,介绍他们如何在 Cryos 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生下了三个可爱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