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客户博客Eloise 的故事:来自捐献者的精子如何改变了她和她丈夫的生活
通过捐献者助力生儿育女成为父母的人, 不孕不育与辅助生育

Eloise 的故事:来自捐献者的精子如何改变了她和她丈夫的生活

By Cryos | 9/10/2020
在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 Eloise 怀上了双胞胎

Eloise 和她的丈夫都期盼能有一个孩子,但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那就是她的丈夫无精子。在这篇文章中,Eloise 分享了一个非常私人的故事,讲述她和她的丈夫如何在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生下他们的女儿和双胞胎。

“我和老公结婚三年后才开始计划生孩子。我们过去经常深入讨论给孩子起什么名字,以及他们会长成什么样子。大约在 2015 年 5 月,我们认为:“好,是时候要孩子了!”对于第一个月是否会怀孕,我们的心情既兴奋又期待。我那时总在谷歌上搜索“用什么方法让丈夫惊喜地得知怀孕的消息。”

几个月后仍没有怀孕

“几个月过去了,我开始跟踪月经时间,兴奋地计算宝宝的预产期。然而一连半年过去了,我却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在此之后,每次一来月经,我都感到沮丧。我丈夫说:“放轻松,这才六个月”。我很担心,尽管时间不长,但还是说:“我们去评估一下生育能力吧”。检查的日子到了。”

无精症的噩耗

“我紧张地趴在床上做内窥镜检查。他们立即确认我的子宫看起来“很正常”,我的卵子储备“与我的年龄相符”。于是我就去上班了,看来一切都好,这让我松了口气。午餐时间到了,我知道我的丈夫正在接受检查。  我看了看表,他一直没联系我,这让我感到很奇怪。最终,他联系我了……就这样,他患有无精症(精子为零)的噩耗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我们的世界崩溃了。”

MICRO-Tese 和 IVF

“接下来的几周,我们的情绪很不稳定。经过数周的检查,很明显,我的丈夫将需要接受非常痛苦的手术,看看医生是否可以提取任何精子。这个手术称为“MICRO-Tese(显微取精手术)”,我们很快在纽约找到了一位手术成功率最高的外科医生。我需要在纽约接受 IVF(体外受精)手术,与丈夫的手术同步取卵并准备受精。整个过程将需要三个星期。我在日记上标好了日期,写下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时间计划,并为我们的美国之行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一直忙得不可开交。”

选择精子捐献者

“我们还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挑选精子捐献者(以防我的丈夫手术失败)。然而,精子库方面提供的详细信息为我们做选择带来了帮助,使得这个本该艰巨而艰辛的过程变得轻松了一些。这些详细信息包括捐献者的身体特征、家庭背景、完整的医疗报告、照片和亲笔信。最后,经过深思熟虑,我们最终选择了一位捐献者。” 
我们在精子库和医院的指导下办理了运输手续,填写了相关表格并完成了签字。”

捐献者精子作为后备计划

“落地纽约后,我百感交集。我们在那里订婚,多年后又回来求子,有种悲喜交加的感觉。IVF 刺激排卵开始。我丈夫的手术由我取卵的日期决定,因为手术日期必须在取卵的前一天进行。医生说我丈夫的手术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但却花了五个小时;医生进来时低垂着头,他摘下了面罩,然后证实手术没有成功,我们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医生们对精子组织观察了一整夜(以防万一),依然是毫无所获。我们当时非常崩溃,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那么乐观、坚定、坚强,这使我的丈夫相当痛苦。 
直到我打镇静剂取卵前十分钟,我们才知道,我老公的精子无法成活,因此我们只有使用捐献者精子这一条路可走。我们感到很难过,但也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后备计划,希望能圆了我们的求子之梦。”

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第二天早上来了,医生确认我的 12 个卵子已经全部通过捐献者精子成功受精。在移植两个三天大的胚胎后,很快就又过了两个星期,我们那时已回到了英国,当天正好是复活节。我们很早就过来验血,护士说结果要等一会儿才能出来。我们紧张地坐在那里看着闪烁的图标,等待着结果......随后屏幕上弹出了结果:“未怀孕”。

在我们第一次尝试失败后,我确信这种方法完全行不通。几个月后,我们又在纽约移植了两个冷冻胚胎。我们再次回到英国,等待结果的这两周对我们来说是一段黑暗的时期。我去看了催眠师,请他帮助我调整心态,这确实让我感觉更轻松了......我丈夫不想让我在家做孕检,因为第一次尝试的失败太可怕了。”

成功了!

“又到了验血的日子,我不得不等待六个小时,才能通过电话得知结果。我接起电话时全身发抖,然后立即脱口而出:“没成功吧?”,护士回答:“成功了!”后来我在怀孕 6 周时做了一次扫描,确认了怀孕的事实,并得知不是双胞胎。终于,在 2017 年 2 月,我们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她马上就三岁了,这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希望再要一个孩子

“当大女儿快一岁的时候,我们决定尝试着多做一些胚胎,因为我们没有留下再多生一个孩子的胚胎,但我们确实为此留了很多瓶捐献者的精子。在重新开始新的 IVF 周期之前,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来做好身体准备。

2018 年 1 月,IVF 刺激排卵再次如约而至,还是在风雪交加的纽约。这次卵子很少,我很担心,但一直提醒自己重要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

移植的日子到了,出乎意料,8 个受精胚胎中有 3 个在囊胚阶段(即第 5 天)看起来非常好。我认为这一次不会成功,因为怀我大女儿之前的那一次就没有成功。医院的专家打电话建议我们移植两个胚胎,因为其中一个胚胎表现较差。我们同意接受她的建议(我内心深处很希望是双胞胎)。接下来等待验孕的十天,完全是一片空白:有一天,我凌晨 4 点醒来,然后跑进了卫生间,拿起紧急验孕棒。” 

在精子捐献者的帮助下怀上了双胞胎

清清楚楚的两道杠...

“砰!清清楚楚的两道杠就摆在我眼前!然后验血也证实我怀孕了。这次我感觉很不一样,我的 HCG 激素水平比上一次怀孕时高了 4 倍,而且我从怀孕 4 周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晚上也会饿醒! 孩子生下来了:经过九个漫长而又极度炎热的月份(孕期 37.5 周),我们的双胞胎终于在 2018 年酷夏诞生了,而且既健康又漂亮。我掐了自己一下,好像一切都很不真实。”

在他人生育历程中给予支持的生育中心

“在这段历程中,我和丈夫都希望我们能在一个毫无压力的地方获取实用可靠的资源、支持和信息。因此,在亲身经历了为人父母的艰难道路后,我决定创建一个生育帮助中心。这是一个为尝试怀孕的夫妇提供的生育生活方式平台,也是一片可获取生育知识和资源的绿洲,其中包括一个信息丰富且鼓舞人心的网站、一款电子通讯杂志和一个社交社区,可提供专业的生育技巧、建议、支持和关键资源。我想通过生育帮助中心打破待孕夫妇的窘境,这样他们就不必像我们一样默默忍受,不知所措地花几个小时在谷歌上搜索相关信息。您可以单击此处查看,也可以在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看看我们在做什么。” 
Eloise x 
  
我们要感谢 Eloise 与我们分享这个感人的故事。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您可能也有兴趣阅读有关Toyah 和她的丈夫如何在 Cryos 精子捐献者的助力下生下三个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