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客户致家长了解通过使用捐献者精子孕育的人群

    了解通过使用捐献者精子孕育的人群

    作为父母,我们想知道并了解我们孩子的所思所想,以尽可能通过最佳方式为其提供帮助和支持。通过Family Research调研的个人故事和研究结果了解通过使用捐献者精子孕育的孩子的更多信息。


    如果您在考虑或正在通过精子捐献者为人父母的旅途中,您可能会很好奇以后孩子们的感想。在这件事上并不存在统一的定义。除了身世故事略有不同之外,通过精子捐献者的帮助降生的孩子正如所有其他人一样 - 是具有自己思想、情感和态度的复杂个体。换言之,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们也个个不同,其对于自己通过精子捐献者的帮助降生一事的感想也是如此。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在家庭结构中表现良好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人群通常表现良好

    Susan Golombok 是剑桥大学Family Research中心的教授和主任。她研究了不同的家庭结构,也包括了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并针对该主题的出版过若干著作。她的研究表明,通过精子捐献者的帮助降生的孩子可以很好地适应环境,与其他家庭中的孩子并无差别。她解释说,这类孩子如果早在幼年时期便已得知实情,似乎就不会为此苦恼 - 他们或不想深究自己的身世,或期待了解更多情况。然而,非传统家庭结构中的孩子仍然可能遭受歧视:“家庭的构成不会影响这些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对其家庭的偏执理解或行为才是罪魁祸首。”

    您可以在此了解关于 Susan Golombok 的研究结果及其新书《We are Family》的更多信息。

     

    Susan Golombok 研究结果的要点:

    • 公众倾向于认为家庭结构对于孩子意义重大,然而或许其并非我们认为的影响之大。
    • 若真的存在什么区别的话,那仅仅是通过使用精子捐献者为人父母的人与他们孩子间的关系更好,这很可能是由于他们父母的身份属实来之不易。
    • 与孩子之间的良好沟通至关重要,在其年幼时便与孩子说明实情的父母与青少年时期的子女关系更融洽。
    • 尽管这些家庭中的亲子关系良好,一些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人对于了解更多关于自己身世的信息仍然相当感兴趣。对于他们而言,获取关于其捐献者以及通过使用同一捐献者出生的其他人的信息非常重要。
    • 这些孩子的问题并非形成于家庭内部,而是来自家庭之外人们的对待方式。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人群的个人故事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人对于有关他们身世的真相是何感想?当然,这个问题具有很强的个体差异性。在下文中,您将读到通过使用精子捐献者出生的三个人的个人故事。他们目前都已成人,并很乐意与我们分享他们的故事。

    Emma 的故事:“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受期待的孩子”

    Emma 的降生来自精子捐献者的帮助。其捐献者是非 ID 可释放的精子捐献者(不能取得联系),Emma 认为这对她来说是一种释然。她始终知道自己的出生要归功于一名精子捐献者的帮助,她的家人也在家里很开放地谈论此事。在此视频中,Emma 分享了她的经历,她作为通过捐献者出生的孩子的感想,以及她给需要捐献者助力成为父母的人们的建议。

    您还可以阅读以下采访 Emma 的博文

    Uffe 的故事:“我一直有一个父亲,即使我们在生物学方面并不携带相同的基因”

    Uffe 的父母也使用了非 ID 可释放的精子捐献者。在他大约 10 岁时,他的父母告诉他他是通过精子捐献者的帮助出生的。与 Emma 的情况不同,他们自那时以来实际上从未在家里谈论过此事。

    您可以在此处阅读对 Uffe 的完整采访内容

    可能的话,我想我会想要与他会面。不过既然当时只有匿名捐献者,因此实际上也没得选,索性我不再多花时间想这件事了。

    Uffe (48)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

    Fredrik:“它始终是我故事的一部分” 

    在 Fredrik 5 岁的某天,妈妈带着他和他的哥哥去海边散步。在这里,她给兄弟俩讲述了他们如何受到幸运之神眷顾而出生的故事。她告诉男孩们,爸爸妈妈自然受孕非常困难,因此获得了一名精子捐献者的帮助。

    在此阅读 Fredrik 作为通过捐献者出生的孩子如何长大成人的个人故事

    我知道自己的降生来自精子捐献者的帮助,此外我的父母已告诉过我整个过程并对此采取坦率的态度,或许正因如此我与他们的关系才更加亲密。

    Fredrik (31)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孩子

    通过使用捐献者出生的新一代

    当前,人们对通过捐献者出生意味着什么,以及这对一个人而言可能具有怎样的重要性存在许多不同的认知。只需通过 Google 或 YouTube 搜索,您便可看到分享各种各样的人分享着自己的故事 - 其中一些人态度积极,另一些则与之相反。对于某些人而言,成为通过精子捐献者帮助出生的人没什么大不了,而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是一个事关其身份认知的重要部分。

    当您阅读和观看这些故事时,很重要的一件事是要记住近年来通过捐献者生儿育女发展迅速。相关法律已有所变更,公众对不同家庭结构的态度也有所转变。相比目前已成人的通过捐献者出生的孩子,如今以这样的方式出生的孩子将成长在一个大不相同的世界中。使用 ID 可释放捐献者(有可能取得联系)的精子,关于开诚布公地使用捐献者,以及增长中的使用捐献者出生子女的人数,都已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些认知。